专业翻译服务
翻译企业 英语翻译 日语翻译 葡萄牙语翻译 意大利语翻译 西班牙语翻译 繁体翻译

  关于我们
  翻译服务
  翻译语种
  翻译报价
  品质保证
  支付方式
  客户须知
  翻译流程
  特色服务
  成功案例
  联系方式
  友情链接
翻译领域
翻译领域:建筑翻译 标书翻译 俄语翻译 汽车翻译 机械翻译 合同翻译 金融翻译 证件翻译 化工翻译
翻译语种

翻译语种英语翻译 日语翻译  法语翻译 俄语翻译 德语翻译   韩语翻译 西班牙语翻译 意大利语翻译 其它小语种的翻译

 

 

 
 
 北京翻译 上海翻译 广州翻译 深圳翻译 杭州翻译 长沙翻译 武汉翻译 重庆翻译 成都翻译 南京翻译
 

北京-上海-广州-深圳-新译通翻译(服务)有限公司  

■新译通日中翻译公司 

日语中的罗马字,它们与假名是一一对应的,也就是说,一篇日语,可以完全换成罗马字。从这个由罗马字组成的“五十音图”中,我们很容易发现,它是有规律的。其中,第一行是“a、i、u、e、o”,其它的每行都是在这五个音的前面加上一个声母。比如第二行是在第一行的基础上加一个“k”,就是“ka、ki、ku、ke、ko”;第三行是加上“s”,就是“sa、shi、su、se、so”。

看到了吧,并不是很难的。(其中有几个是特殊的,如shi,是在i前加的sh,将在以后讲到)在这里,我们可以把罗马字近似的看作假名的拼音。“a、i、u、e、o”这样的罗马字的发音有的和汉语拼音一样,有的却不同,在下一回学习假名时,将对这些有专门的讲解。罗马字a的发音和汉语拼音一样 ,也读作“阿”;第二行的ka中的k发音和汉语拼音一样,是“科”的音,ka就读作“卡”(第一声)了。假名的书写是挺难练的,但一共只上面这五十种(还有几个是重复的),其它的基本都是根据它们演变出来的:   

浊音,日语中有二十个浊音,它们由是二十个清音的右上角加两点变出来的。比如,由か变成的辅音就是が。这二十个清音是四行,分别是“か(ka)行”、“さ(sa)行”、“た(ta)行”、“は(ha)行”。   

半浊音,半浊音一共只有五个,它们是由“は(ha)行”的元音演化而来的,写法是在元音的右上角写一个小圈,如は的半浊音就是ぱ。   

拨音,拨音一共只有一个,就是ん,发“恩”(拼音“en”)的音。   

清音、浊音、半浊音、拨音,它们就是假名,再加上汉字,就构成了日文。而汉字的读音也是假名的读音组成的。比如日语中汉字“爱”,它的发音就是“あい”,用罗马字表示就是“a i”,连起来读就是中文汉字“爱”的音了。(当然这个是巧合了,中日汉字的发音大多是不同的。)而如果你不写日语中的汉字“爱”,而写假名“あい”,别人也知道这是“爱”字。可见,假名除了本身可以构成日语成分外,对于日语中的汉字,它不仅能表其音,还能表其义。

文字   

从目前我们能看到的最早的成批的文字资料──商代甲骨文字算起,汉字已有3000年的历史。由于甲骨文字已经是相当成熟的文字体系,我们可以推断汉字的发生一定远在3000年以前。汉字的发展可以划分为两个大阶段。从甲骨文字到小篆是一个阶段;从秦汉时代的隶书以下是另一个阶段。前者属于古文字的范畴,后者属于近代文字的范畴。大体说来,从隶书到今天使用的现代汉字形体上没有太大的变化。

从汉字跟汉语的关系看,汉字是一种语素文字。从汉字本身的构造看,汉字是由表意、表音的偏旁(形旁、声旁)和既不表意也不表音的记号组成的文字体系。汉字起源于图画。在汉字产生的早期阶段,象形字的字形跟它所代表的语素的意义直接发生联系。虽然每个字也都有自己固定的读音,但是字形本身不是表音的符号,跟拼音文字的字母的性质不同。象形字的读音是它所代表的语素转嫁给它的。随着字形的演变,象形字变得越来越不象形。结果是字形跟它所代表的语素在意义上也失去了原有的联系。

这个时候,字形本身既不表音,也不表义,变成了抽象的记号。如果汉语里所有的语素都是由这种既不表音也不表义的记号代表的,那么汉字可以说是一种纯记号文字。不过事实并非如此。汉字有独体字与合体字的区别。只有独体字才是纯粹的记号文字。合体字是由独体字组合造成的。从构造上说,合体字比独体字高一个层次。因为组成合体字的独体字本身虽然也是记号,可是当它作为合体字的组成成分时,它是以有音有义的“字”的身份参加  

①形声字。形声字由表示意义的形旁和表示读音的声旁两部分组成。拿构造最简单的形声字来说,形旁和声旁都是由独体字充当的。作为形声字的组成部分,这些独体字都是有音有义的字。不过形旁只取其义,不取其音,例如“鸠”字的偏旁“鸟”;声旁则只取其音,不取其义,例如“鸠”字的偏旁“九”。 由于字义和字音的演变,有些形声字的形旁或声旁现在已失去了表意或表音的功能。例如“球”本来是一种玉的名称,所以以“玉”为形旁。现在“球”字不再指玉,这个形旁就没有作用了。再如“海”字本来以“每”为声旁。由于字音的变化,现在“海”和“每”的读音相去甚远,声旁“每”也就不起作用了。有的时候,形旁和声旁都丧失了原来的功能,例如“给、等、短”。这一类字已经不能再作为形声字看待了。   

形声字和非形声字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。造字之初,形声字和它的声旁的读音本来就不一定密合。发展到现代汉字,出入就更大了。有人拿7500多个现代合体汉字进行统计。就普通话读音来说,合体字跟声旁完全同音(声母、韵母、声调全同)的不到 5%。声母、韵母相同而声调不同的约占10%。只有韵母一项相同的约占20%。如果我们只把前两类看作形声字,那么形声字大概只占通行汉字的15%。如果把以上三类全看作形声字,形声字大概会占通行汉字35%的样子。要是把标准再放宽或者完全根据来历确定形声字,那么通行汉字中形声字的百分比还要高得多。

联系方式(请点击各地公司就近垂询)

中国 北京 上海 广州 深圳 杭州 南京 长沙 武汉 重庆 成都

 

 
新译通上海翻译公司电话: 021-51095788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新译通日中翻译公司电话: 010-51650086

新译通广州翻译公司电话: 020-61136266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新译通深圳翻译公司电话:0755-61288201